范可新,三十而立

华体官网入口新华社北京12月10日电(记者丁文娴、三十而立郁思辉、范可新王镜宇)周末的范可新北京首都体育馆,每当现场镜头扫过范可新,三十而立观众席都会掀起一波热烈的范可新欢呼声浪。  “很享受在冰场上的范可新感觉,每滑一轮,三十而立每一次走上赛道。范可新”范可新说。范可新  10日,三十而立这名短道老将在国际滑联短道速滑世界杯北京站第三次站上领奖台。范可新她摘得女子500米第二次比赛铜牌,范可新本站比赛共收获2银1铜。三十而立  一天前,范可新在女子500米第一次比赛的范可新颁奖仪式上,戴上银牌前,范可新俯下身,深情亲吻了冰面。很快,“范可新又亲吻冰面了”登上热搜。  “我太爱这块冰了!”她很开心又很感慨,“感觉像是回到了2022年。”  2022年,同一片冰面上,范可新与队友在北京冬奥会混合团体接力项目中一举夺魁,那是中国代表团该届赛事的首枚金牌,也是范可新第一枚冬奥会金牌。  她早早成名,拿过世界杯和世锦赛冠军,但在索契和平昌两届冬奥会上,离分量最重的金牌始终差一点点。北京冬奥会混合接力项目终于圆梦后,范可新又和队友一起夺得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决赛结束后,她在场地中心跪下,亲吻冰面,贡献了北京冬奥会的经典一幕。  冬奥会后她休整了一年多,今年5月“鼓足很大的勇气又回到这个队伍”。她的膝盖和腰都有磨损,一直在跟伤病作斗争,“现在还能笑着把这些说出来,其实这半年多过得很艰难”。  “但运动员哪有没有经历病痛的呢?站在赛场上,大家的条件是一样的,无论你有什么伤病,都已经过去了,只有全力以赴去拼。”  本赛季回归国际赛场后,前两站世界杯,范可新都在滑复活赛,在十几年职业生涯里是头一遭。第三站北京站,终于没有了复活赛,取而代之的是三枚奖牌。  9日晚,走出赛场,范可新兴奋地摸着奖牌:“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这么荣幸地为国家征战已经14年了……哎我感觉要哭了。”  她收到妈妈的微信:“姑娘,累坏了吧?”妈妈说自己看比赛看哭了。  范可新心中翻涌起万千感慨:“有梦想就去追,无论结果怎样。你只要付出了,就一定会有好的结果。要去努力要去追梦,哪怕我现在三十岁了。”  “三十而立,是老将也是新人。”今年9月,生日那天,范可新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说,“成为运动员之后,记事就不再是以年为单位了,而是赛季。岁月在一个又一个‘奥运周期’中悄悄流逝,我也在不断蜕变。借这个机会,给过去三十年的时光打个报告。欣慰,无悔无憾亦无愧。感恩,有梦有爱有力量。”  范可新说,三个奥运周期带给自己的成长“太多了”。“在赛场上更沉稳、更成熟。现在我不仅可以把精力集中在比赛中,还能把一些精力分给小运动员、教练,向他们提出自己的想法。”  跨过三十岁的门槛,她心里装上了比竞技成绩更重要的目标。“现在队友(指带着队友一同进步)就是我的动力……当我们一同站在赛场上,我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会给他们一些信息,告诉他们要注意什么,缓解紧张情绪。我小的时候就是这么慢慢过来的。”  “如今短道速滑不仅仅是亚洲运动员之间的竞争,全世界运动员都有能力争夺奖牌,四分之一决赛已经很难比了。我看到女队从去年大赛成绩不太理想,到现在大家逐渐能进入决赛,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希望带着大家一起努力,我会尽我所能帮助大家。”  18岁的国家队队友王晔说:“她是队里的主心骨,也是我们很多人的偶像,她会跟我们说很多她当年的事情。现在女队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去更进一步。”  不久前,王晔和范可新一同在社交账号上晒出十年前的合影,彼时王晔还不及范可新的肩膀高。“十年前,见到偶像激动到睡不着觉,在观众席上为中国队加油呐喊。现在,很荣幸能跟着偶像一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王晔说,“小时候我给你们加油,现在,我们一起加油!”  9日,两人一起站上500米决赛的跑道,最终分列二、三名。  “有时候也会觉得,我要是能回到王晔的年龄就好了。但是我知道,只能享受当下。很希望探索我的潜能到底有多少,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不要让年龄去给你设限。”  三十岁目前为止过得怎么样?  “挺美好的。”范可新笑着说。ag电子竞技官网

托尼·克罗斯